网站位置导航:首页特色栏目
 

骑上自行车去平沙

文字:苏小莲供稿:高中部图片:时间:2019-04-02点击数:67

 

 

一、夜不蔽户

包裹搁在路边,无人看守,会丢失吗?

不会,倘若在广花路599号。每逢周五与周日,599号的走道一侧,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箱子、行李袋,没有任何人看守,除了偶尔拿错,从来没有发生过丢失的现象。

当今社会,还可以夜不蔽户的睡觉吗?

可以。在广花路599号。好多次早晨出门,发现,昨夜开门的钥匙,还挂在门上呢。记得刚来599号,闹过一个笑话:住16楼,夜晚睡觉图凉快,先是不关窗户,后来通向阳台的门索性也不关。在阳台上观察过多次,对面围墙外的楼房的平顶屋顶与我房间阳台位置差不多高,也收拾得干干净净,但平时从未见人在屋顶活动。有一天早上醒来,赫然发现有对面屋顶上有一个男人,正直直地看过来……吓得我一咕噜爬起,赶紧关窗关门!

也不知道自己只着睡裙的丑态也没有被看到?

都可以夜不蔽户的睡觉了,可以想象在599号里面的生活是多么的放松。

广花路599号是一座学校的门牌号。这里环境优美,充满活力。有一年四季开得没完没了的扶桑花、羊蹄马甲花与四季桂,至于辛夷、含笑、夹竹桃、紫荆等花儿,更是一茬茬地在对应的时节开放。白千层、小叶榕夹道而立,构筑了一条条树荫浓密的校园道路;芒果树、菠萝密树,不声不响地结满了果子。

599号还有一个人工湖,叫做天鹅湖。13年,天鹅湖里真的有黑的白的天鹅在游弋,与天鹅作伴的,还有一群鸳鸯。

至于沸腾的球场、戴着耳机跑步的学生、神色匆匆却还在不停地看着手中的单词本的青春身影,是599号最寻常不过的风景。

 

二、惊魂

只是,走出599号门,你的眼神会变得慌乱,你全身的神经会立即紧绷起来。

599号处在大朗村与平沙村之间。前门与平沙村相对,隔着广花路;后门与大朗村相对,隔着夏花路。大家千万别被这两个漂亮的名字所蒙蔽:看到“平沙”,就联想到“平沙落雁”,既而想到“秋高气爽,风静沙平,云程万里,天际飞鸣”的古意;或者“落则沙平水远,意适心闲,朋侣无猜,雌雄有叙”的悠闲。而“夏花路”,也绝无泰戈尔笔下的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的诗意。

这里紧张、忙乱。

599号面对的广花路路段,是进入机场高速、华南快速的入口;还有两条沿着学校左右围墙绕到广花路的车道。加之两个村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工厂、物流公司,所以,从早到晚,这个路口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货车在轰鸣,有无尽的私家车在穿梭,中间夹杂着来来往往的行人、电动车及送快递的皮卡。要穿过仿佛都急吼吼、牛哄哄赶路的车流,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。你得前后左右张望,在飞扬跋扈、接二连三的车流中找到一个空隙,迅速地穿过去。但即使你身手再敏捷,也还有顾看不到的时候:忽的一辆车从一侧急驶而来,而且绝对没有减速的意思。于是,你如一只被追赶得惊慌失措的猴子,一时间不知西东。

这里危险、惊魂。

2005我来到599号,每次出门,都会做好随时被抢的准备:提着包,却把钥匙、手机、身份证放在衣服或者裤子的口袋里,甚至塞到衣袖管里——在衣裙没有口袋的时候。心里还在反复练习:假设有人来抢包,我定会乖乖地把包给递上,绝对不和他去抢!看过太多不放手被抢的包而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的新闻。

这样的惨事,有一则还发生在身边同事身上:她坐在摩托车后座,挎包斜背,在行驶过程中被另两个骑摩托的人抢包,结果人被带下了车,被拖了十多米,大腿、背部严重受伤。

至于在路边候车打电话时被抢手机、过马路时被拦截抢包这样的事,更是屡见不鲜的事儿。2005-2007年间,抢劫猖獗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记得有一次,学校的艺术总监郭老师带领我们师生七八十人,在校门口排队准备乘坐大巴去剧院看戏,当时,学校保安还在我们周围转悠呢。结果,听到郭老师大叫:我的包被抢了。顺声看过去,只见一辆摩托载着两个年轻男人,扬长而去,没在了滚滚车流中;郭老师追了几步,又颓然住步。而我们,年富力强的我们,根本来不及反应,一个个愣在原地。

一出门就做好被抢准备的习惯,直至10年后才改观。让人欣慰的是,现在,可以大大方方拎着包出校门了,而不用将重要的东西往身上东塞西藏。可以从从容容地在路边打电话了,不用左看右看审察周围路过的人是否在贼眉鼠眼地瞄你。

只是越来越多的车却又将人带入另一种危险的担心中呀。

 

三、喧嚣

这里混乱、喧嚣。

平沙村有超市、菜市、社区医院,距离也不远,给生活带来较多便利。然而,每次去到平沙村,我就头晕脑涨,心神焦躁。

它太喧嚣!大大小小的店——卖手机的、卖衣服的、卖杂货的,以及理发店、小吃店,都用那些劣质的高音喇叭,放着震天响的快节奏电子音乐,面对面的人,即使用吼的方式,也未必听得见对方在说什么。

不但吵,还脏。

灰尘满天,垃圾乱丢,在所谓的步行街,有时都脏得没有下脚的地方。见过一批批酒店食肆开张了,又倒闭了,想来,和这种脏乱的环境是分不开的吧。

但平沙村绝对是富有的,那一到下班时间,无数的从工厂下班的年轻男女是明证;据说,这个村的年收入,可以是内地一个县的财政总收入的几十倍;村子的经济也越来越红火,一幢幢越来越现代的商业建筑在拔地而起。村子如此之脏,和平沙村的经济构成巨大反差。这显然和管理的不作为有关了。曾和身边的人说过很多次,受不了了,要给平沙村村长写信,要他想办法管一管这种环境;平沙村变得漂亮整洁了,也是在599号工作的几百人的福气呀。

但我至今没有写。

最有意思的是,16年,一家大型的超市倒闭后,另一商家接手,重新打造,命名为“天和城”。发音和广州大名鼎鼎的“天河城”发音一模一样。或许是借同音的缘故?这天和城的生意,居然一天天地红火起来。

但只要有时间,要购买一些日用品,我还是宁愿舍近求远,不去平沙村,哪怕有了那个仿佛也高大上的天和城。

 

四、骑个自行车去平沙

16年秋天,我却天天往平沙村跑——在天和城旁边的一家健身馆办了年卡,请了私健,下决心健身。为了节约时间,犹豫再三,我勇敢地骑了自行车出校门。

这是一个伟大英明的决定——从此我找到了去平沙村的最佳方式——骑自行车。

比开小汽车灵活,不会被堵,不用绕到夏茅去倒车。

比走路快、安全——在平沙村口的人行绿灯亮起来的30秒钟,所有南北向的车都停了下来,道路骤然安静。这个空隙,足够我横穿过宽阔的马路,再沿骤然间空无一人的广花路北上50米,然后顺顺畅畅地拐进天和城。这种顺畅,清爽,真是出乎意料之外。假设走路,这个时间刚够过马路,然后又重新在车流中左冲右突呢。

从此,我爱上了骑自行车去平沙。顺利的时候,从校门口,我可以只花2~3分钟就可以抵达天和城。而走路,定得在车流中惊心动魄地穿梭十多分钟,然后饱受汽车废气、满路喧哗的折磨。

由此,我想到去真正的天河城的路线——我的路线。校门口打的,上华南快线,从永泰出,到3号线白云大道北下。进地铁,左边楼梯下,进入楼梯对应的车厢。到天河城出来,刚好是出站的垂直电梯。搭乘电梯,到站厅出,右拐,走几步就出闸机,对应的,是A出口。出A出来后,就是通往一家家喜欢的咖啡馆、茶馆、小酒馆了。

每次去天河城,我几乎都是这些固定化了的程序与路径,也因为这些固定的程序与路径,无论周围是怎样的人来人往,我自有一份无比笃定的从容与安宁。

 

五、喧嚣中的路径

任何时候,在纷繁复杂的表象下,其实都有一条能自由抵达目的的小径。这条小径,它让你在这万丈红尘的俗世中有了坚定的方向,有了自我把握的力量,而不至于被周遭的喧嚣所淹没,被他人的意志所裹挟,不知所措;也不至于在众声中挣扎沉沦,从而慢慢地一点点地失去了力量。

生活需要自我把控尤其在城市。这个巨大的容器,这个坚硬的丛林,哪怕只是一次简单出行,也会纵横着各种可能,从而使得你的每一次出行都可能不同。它还汇聚起人类各种喧嚣与诱惑,慢慢模糊与吞噬你的认知与判断,让你的精力耗费在每一次都有可能不同的选择上。

而又有多少人,有多少时候,能迅速穿越这层层的喧嚣,找到那条自由的路径呢?

 

 

 

网友评论

昵称:  验证码: